弑天剑主九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21-01-12 09:47白龙文学

弑天剑主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小说,这部小说情节曲折动人让人爱不释手,作者是九歌,推荐大家阅读。
弑天剑主 已完结

弑天剑主

分类:玄幻科幻

作者:九歌

主角:凌子凡剑灵

来源:青墨文学

小说详情 下载阅读

简介

弑天剑主男女主角(凌子凡剑灵)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九歌文笔功底深厚,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随着蓝樱草的靠近,狰狞而险恶的悬崖边也愈发清晰,看得凌子凡一阵发毛,他忙转移了视线,尽量只盯着脚下,一步一步地靠近。终于,他满头大汗地抵达终点,距离蓝樱草只有半米之隔。他不打算走了,于是趴在地上,伸手去

弑天剑主第19章    

随着蓝樱草的靠近,狰狞而险恶的悬崖边也愈发清晰,看得凌子凡一阵发毛,他忙转移了视线,尽量只盯着脚下,一步一步地靠近。

终于,他满头大汗地抵达终点,距离蓝樱草只有半米之隔。他不打算走了,于是趴在地上,伸手去够。

指尖一点一点地靠近蓝樱草,最终却还是够不到,只差半寸。

“可恶,不管了。”凌子凡身体用力向前一滑,终于够到了蓝樱草,他麻利的摘下,如释重负。

然而,就在他摘下草药后放入衣兜的一刹那,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滑动起来,向着前方的悬崖滑动。

当凌子凡觉察出不妙的时候,为时已晚,由于悬崖边的地面都是向下倾斜的,他的身体也就越滑越快,直到最后,整个肚子都摩擦出了热量。

“**,救命啊,我还不想死啊······我还没报仇呢······”凌子凡哀号着,却不可逆地被重力拖到了悬崖边,带着绝望的眼神,他不甘地坠入了深渊。

······天云宗外门议事厅。

诺大的议事厅内,分列两列座位,外门一些有声望和实力的长老、道人坐在上面,神情专注地倾听着主座上火离真人讲话。

火离真人是一个面目红润、精神矍铄的老者,生有一副刻薄的鹰钩鼻,鼻尖通红,仿佛被人使劲拧过似的。

当然,这不可能。火离真人的实力在内门上排第三,仅次于水木真人和奔雷真人,其性格也是出了名的暴躁,经常严厉训斥手下人,据传闻他年轻的时候曾经活活打死过一个弟子。

“那么就这样决定了,宗门大赛在两个月后举行,和往年一样,分为内门和外门两项比赛,外门前十名可以进入内门,”火离真人目光炯炯,声音也分外粗犷和洪亮,“这次会议就到此结束了,谁还有什么异议吗?”

“火离真人,打扰了,我有一事请示。”左列的一个白发老者站起身来,作揖道。

“什么事?二长老?”

“是关于外门弟子凌子凡的。”

“凌子凡?”火离真人眼珠转动,“是那个陨落的天才凌子凡吗?”

“没错,现在的他早已配不上天才这个称号,说他是一个十足的废物也毫不为过,”二长老冷笑道,“按理说凌子凡自一年前元气消失无法继续修炼后,就该被逐出师门,可直到现在,他依然挂着天云宗弟子的名头,在这里做个打杂小厮,这样的人都能成为我们天云宗弟子,传出去不臭了我们的名声才怪呢!”说这话的时候,二长老还特意瞥了一旁脸色发青的大长老一眼。

众人皆知,要不是大长老一直护着凌子凡,他早就被扫地出门了。二长老今天这是要借火离真人之口硬逼大长老就范。毕竟,如果内门的真人都开口要凌子凡离开宗门了,即使是大长老也不好意思阻碍。

“这种小事还用得着我处理吗?直接打发走不就得了。”火离真人不耐烦道。

大长老忙道,“火离真人,请三思,毕竟凌子凡曾经天资过人,也许是修炼遇到了瓶颈,致使这一年来无所进展,请您给他一个机会,也许不久他就会重新崛起的。”

“哼,你也说是曾经了,现在的他就是个废物,留着浪费粮食罢了。”二长老不依不饶道,他这样针对凌子凡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刘威是他的徒弟,今天被凌子凡掰折了手指,向他告了状,刘威是他最心爱看重的弟子,却被一个扫地的废物欺负了,做师傅的无论如何是要给他出一口气的。于是,二长老找准这个机会,一定要把凌子凡整垮,给徒弟讨个公道。

“这······”大长老一时语塞,竟不知如何回应,只因对方说的话都是事实,他实在无力辩驳。

“罢了,”火离真人挥了挥手,“既然你们两个资深长老对这个凌子凡的争议这么大,我也不好妄下定论。不管他是个废物也好,有潜力也好,我只相信用事实说话。”

大长老和二长老同时望向火离真人,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两个月后的宗门大赛,凌子凡必须参加,如果他能通过淘汰赛第一轮,就留下来,否则就走人,二位意下如何?”

“如果他不参加比赛呢?”二长老问。

“那就直接走人,我天云宗不需要不思进取的废物。”

“好,我同意!”二长老举双手赞成。

“这······好吧。”大长老自知事已至此,别无他法,无奈只好同意。

“散会!”火离真人高声道,拂袖而去。

······“啊,好痛!”凌子凡疼的从昏厥中醒来,当他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体压在一棵树上,面前则是坚硬的岩石峭壁。

他被一棵长在岩壁上的大树卡住,没有掉下去,捡了一条命。

凌子凡庆幸自己命大,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知道他会有什么福气呢?

真是贪心鬼!能捡回来一条命就不错了,还惦记着后福!

不过,话虽如此,凌子凡的目光却突然被左方的一个黑洞吸引了过去。

那是一个洞穴,被数目的枝杈遮掩了很多,但还是被眼尖的凌子凡发现了。莫非那里面就是后福?

想着想着,凌子凡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虽然福大命大没死,但现在的处境好像也并不怎么乐观,万一身下的这棵树不争气断了,那······凌子凡打了个冷颤,又望了望上方,高耸的悬崖边依稀可见,离自己所在的位置少说也有两百米。要想上去对于如今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难如登天。

那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那个洞穴了,他现在只能暂时去那儿落脚,他不相信这棵树能一直承受他的重量。

凌子凡咽了口唾沫,忍着背上的伤口从树干上爬动起来,凑到那洞口附近,洞口距离他有一段距离,直接上去是行不通的。

“该死,这怎么办,难道要我直接空中飞过去。我擦,我可不会轻功!”

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脚下传来一种诡异的声音。

“咔嚓嚓······”

那是树干断裂的声音。

凌子凡的眼珠霎时血丝遍布,他要疯了,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着,但那恐怖的断裂声却持续不断。

“拼了,拼了!”凌子凡发疯一般喘息着,同时一跃而起,扑向左方的洞口。

与此同时,他脚下的枝干断裂,摔入万丈深谷。

“啊!”凌子凡的手指使劲抠在洞内的岩石凸起上,双脚借着岩壁上的坑坑洼洼,一步一步,一口气一口气地攀了上去,一头扑进洞口,整个人虚脱似的气喘如牛。

洞内一片漆黑,凌子凡半天才缓过劲来,开始打量这间洞穴。

“好黑,里面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凌子凡从身上掏出一个火折子,给这间洞穴带来了一些光亮。

火折子本来是用来煎草药时生火用的,没想到却用在了这里。

凌子凡举着火折子往洞内探寻,他知道自己必须尽快找到干草或木块之类的可燃物,因为火折子的时间有限。

小心翼翼而又稍带急切地向内猫着腰子行进,令他高兴的是,居然找到了一个未燃尽的火把,真是装上狗屎运了,凌子凡想都没想,就将火把引燃。

洞内霎时明亮了很多。

“啊!”凌子凡大声尖叫,一副枯槁的骷髅骨架正靠在墙壁上,空洞阴森的两眼看向他。

“终于来人了吗?”骷髅头的颅骨中忽然闪起一小撮亮光,声音仿佛也来自那里。

“你是谁?骷髅怎么会说话?”凌子凡吓得差点就尿裤子了,想逃跑双脚却迈不开步,其实就算他跑还能跑到哪里去呢?

“不要怕,我是血武真人,也是天云宗的人。”

“你是天云宗的人?”凌子凡瞪大了眼珠子,在他的印象里,可没有血武真人这个名字,不过他既自称为血武真人,想必道行不浅,也许和内门的火离真人他们一个实力层次呢?

“长话短说,小子,我是云天宗第二代宗主,萧可风。”

“第二代宗主?”凌子凡眼珠子差点就要鼓出来了,作为第三十八代弟子的他此刻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用惊讶中的惊讶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我是被云天宗第一代宗主秦卿,从众多子弟中选**的宗主继承者。但却在上位后不久遭其儿子秦海暗算,堕入断魂崖,好在天不亡我,我掉在大树上,继而发现并进入了这洞内!我在洞内深处探索发现了一门名为吸元魔诀的功法,而这时我身上的毒突然发作,自知命不久矣的我停下了探索,回到这里,在墙壁上刻下了我一生最为骄傲的剑法,望后有缘人来此学之,并继承我的遗愿——为我报仇!”

“这是我的残识,也是我死之前的最后独白,望有缘人珍重!”

话音刚落,那一小撮亮光倏忽熄灭,洞内死一般的沉静。

其他章节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