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4非二的小说九龙帝师免费阅读

2021-01-12 09:20白龙文学

这里为网友提供《九龙帝师》小说章节,以及李子川赵玉儿结局,作者文笔非凡,不容错过。
九龙帝师 已完结

九龙帝师

分类:玄幻科幻

作者:是4非二

主角:李子川赵玉儿

来源:青墨文学

小说详情 下载阅读

简介

《九龙帝师》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说,主人公叫李子川赵玉儿,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春风凉凉,吹过了闾山,吹进了艳阳楼,吹得书房桌子上的烛火摇曳动荡。李子川裹紧了披风,挡了挡吹乱火光的夜风,继续看着手中先祖所著的《帝师经》。没一会的功夫,外面有人来报:“公子,燕王殿下来了。”“请进来吧

九龙帝师第16章    

春风凉凉,吹过了闾山,吹进了艳阳楼,吹得书房桌子上的烛火摇曳动荡。

李子川裹紧了披风,挡了挡吹乱火光的夜风,继续看着手中先祖所著的《帝师经》。

没一会的功夫,外面有人来报:“公子,燕王殿下来了。”

“请进来吧。”

仆从将燕王带入,紧接着便告退出了屋子。

李隆齐拿出折扇,递到了李子川的手中。而此时的燕王殿下丝毫没有白天的纨绔,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英气和严肃。

直到天明之前,李隆齐才悄悄出了艳阳楼。

看了看隐藏在远山之后的鱼肚白,李隆齐说道:“赶紧回吧,可不能让隐藏在府里的探子给察觉了。”

这一晚,没人知道李子川和李隆齐到底说了什么,但两个人之间一定存在某种交易,因为第二天,三顾茅庐而不出的艳阳楼主,竟然一大早就赶去了县衙。

北镇县县衙旁厅,县令闫守奇和主簿余泽明战战兢兢的在听郡丞训话。

“一个月的期限,现在眼看着就剩五天了。你们说,还能不能查出个线索来?”说到这里,郡丞指着闫守奇的鼻子问道:“那个什么奇怪符文,到底查清楚了没有?”

“回禀郡丞,那东西上有三种符号,其中佛门和道门的符号已经让县城里的道士和和尚解读完了,剩下的那种符号,还没人能够认出来。至于已经解读出的符号,道观和寺庙的人都表示看不懂。”闫守奇抬眼看了看郡丞,生怕说错话。

郡丞被闫守奇的话给气乐了,说道:“嗯,接着查。我先回郡守府收拾东西准备革职查办了,你们接着查。”

正在这时,外面跑进来一个衙役,说道:“郡丞,外面有人来求见,说是艳阳楼楼主。”

一听到是艳阳楼的人,在场的三位官员立刻两眼冒光。

郡丞一时激动直接就结巴了:“快,快把......去去去。你们跟我去迎接!”

一行三人赶紧走出县衙,来到了门口,只见一个俊俏的公子正摇着折扇四处打量着。

“敢问是御赐夺锦之才的艳阳楼楼主吗?”郡丞上前拱手问道。

李子川微微一笑,收起折扇还礼说道:“草民艳阳楼楼主冯道前来拜会。”

“快请快请!”

见到了李子川,这三个人就仿佛见到了曙光一般。皇帝钦点的夺锦之才,水平肯定比他们都强。案子能破了!

到了正厅,郡丞先是寒暄了两句,随即便让闫守奇把案子的详情叙述一遍。

北镇县的丝绸商陈家,就在二十多天前被人灭了门,全家十八条人命加上两条看家护院的黄狗全部被砍了脑袋,至于那些首级,到目前还没找到。而且,奇怪的是,所有尸体都好像被人给清理了一样,并没有发现从**排除的污秽,所以官府判断,陈家的人先是排干净肠子里的脏东西,之后再聚集在大厅,一块被人砍头的。

让官府奇怪的是,这些人的尸体上并没有发现任何其他伤痕,就连整个陈家也没有打斗的痕迹。就好像是所有人甘愿被杀一样。

目前唯一有价值的线索就是每个尸体的**处,都藏着一个柳叶大小上面写满了奇怪符号的东西。官府以为是宗教杀人,但经过辨认,上面不仅有道家和佛家的符号文字,还有一种符号,则是无人认识。

就此,陈家的灭门惨案陷入了僵局。

如今皇帝身体虚弱,整个帝国大事几乎都由皇后操劳。而皇后的雷霆手段也让全天下的官员不寒而栗,一旦出错,轻则革职查办,重则丢掉性命。所以,在冀州刺史下达最后期限之后,整个辽西郡的官场都人人自危。

“案子已经提交到了刑部和吏部,甚至还有大理寺和御史台。这些京官可都看着这呢,要么我们一干人等全部回家,要么成功破案加官进爵。”郡丞说道。

“冯楼主,北镇县人心惶惶,已经有谣言称是妖邪作祟鬼怪索命。当下正值初春农耕,民心不稳,恐怕影响甚大。”闫守奇恭敬的说道。

李子川看了看郡丞,又看了看闫守奇,微微一笑,说道:“此事也不是特别难,听闻自从案发以来,全城只许进不许出,恐怕凶手还在城中。只要我们勠力同心,案子是可以破获的。”

“冯楼主虽然出身百姓,但才华出众。此次出山相助,辽西郡上下无不感谢。楼主请放心,只要楼主能破案,官府一定会重重有赏。”郡丞说道。

李子川点点头,说道:“多谢郡丞好意了,若是郡丞放心,还请回到郡守府静候佳音。实不相瞒,我昨晚回到艳阳楼,对陈家的案子多少也有一些听闻,此时心中已经有一些打算了。”

“哦?”所有人都惊喜万分,这个艳阳楼还真是厉害,楼主刚回来就说有打算了,不愧是皇帝陛下看重的人。

“只是我这计策需要隐蔽,故而还请郡丞回到郡守府,如此一来我也便容易行事。”

“这......”郡丞不顾整个辽西郡的行政要务一直耗在北镇县,就是希望能够督促县衙办案,谁成想这个艳阳楼楼主却让自己先离开这。

“反正一时半会也破不了案,倒不如信冯某人一次,万一破了案,郡丞也是大功一件啊。只有郡丞不顾舆论集思广益积极配合,才能让一系列的谋划得以进行,郡丞离开,是谋划的第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实属功不可没。”

李子川这么一捧,郡丞当然很高兴。反正案子就这样了,是死是活还不如赌一把。于是,没过多久,这位辽西郡的郡丞就大模大样的从城门走了出去。

县衙大堂内,闫守奇和余泽明可是一直想听听这位夺锦之才到底有什么计策,却没想到李子川只是笑道:“其实我也没什么办法,只是那位郡丞在旁边容易干扰破案,所以我才将他支走。不知闫县令可否让冯某人查验一下尸体?”

停尸间里,闫守奇和余泽明站在门外。尤其是余泽明,觉得这种地方实在不适合读书人。而已经人到中年的仵作则是在李子川的身后,想趁这个机会多学习学习。

看着手中的那个柳叶似的东西,李子川忽然笑道:“这哪里是什么妖邪作祟,分明就是一个障眼法。”

其他章节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