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版夏蓁蓁的小说可爱点才长久阅读

2021-01-03 08:47白龙文学

很喜欢《可爱点才长久》这部小说,夏蓁蓁陆唯实力演技派,情节很吸引人,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环环相扣,很不错的,顶你!
可爱点才长久 连载中

可爱点才长久

分类:都市爱情

作者:夏蓁蓁

主角:夏蓁蓁陆唯

来源:掌阅

小说详情 下载阅读

简介

可爱点才长久资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区别于传统的总裁文,作者夏蓁蓁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胆的构思也让人眼前一亮!诚挚 推荐,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书。虽然一月之期过去后陆唯也问过夏蓁蓁要不要继续一起吃午饭,但是夏蓁蓁一想到宋扬那张因为没人陪打游戏的怨妇脸,就觉得还是别折腾陆唯了。再说人家一个状元……不太好。不过午休的时候,她还是有点不适应。周信一边找

可爱点才长久第4章  学文?学理?  

虽然一月之期过去后陆唯也问过夏蓁蓁要不要继续一起吃午饭,但是夏蓁蓁一想到宋扬那张因为没人陪打游戏的怨妇脸,就觉得还是别折腾陆唯了。
再说人家一个状元……不太好。
不过午休的时候,她还是有点不适应。
周信一边找饭卡一边看着夏蓁蓁:“不跟陆唯吃饭了?”
“不了。”想着中午还真就不知道该跟谁一起吃饭,夏蓁蓁看了周信一眼,“一起吃?”
周信顿了一下:“我的荣幸。”
只不过她刚走出班级门口,南乐就噘着嘴堵在那里:“是不是可以跟我一起吃饭了?”
夏蓁蓁的视线很自然地看向南乐身后的樊鸣,只见樊鸣笑嘻嘻地站在原地,对着夏蓁蓁做了个把嘴拉上拉链的手势,示意自己不会说话,夏蓁蓁才点点头:“那一起吧。”
到了食堂之后,夏蓁蓁直接去了川菜区。
站在她前面的是个很瘦的男生,男生身边站了个肉乎乎很可爱的女生,女生看着很生气,一直跟男生说:“你的胃不好,不能再吃辣的了!”
男生很随意:“没事,我跟你说,这个师傅做的水煮肉片可好吃了。”
女生气得直跺脚:“你就不能吃点营养的东西吗!真是气死我了!我天天给你带水果吃,想让你照顾好自己,结果你还这样!我不理你了!”说完,女生甩着马尾辫转身就走。
男生也不顾马上排到他了,赶紧追了过去:“别生气啊!我听你的!我都听你的!”
看着两个人跑远了,夏蓁蓁向前一步,站到刚刚那个男生站着的位置上。
排了不过半分钟,她就已经站在师傅面前了。
师傅拿着勺子搅着餐盆里的水煮鱼,操着四川的口音说道:“吃什么?”
夏蓁蓁端着餐盘在原地静默了两三秒,对着师傅笑了下,转身去了素菜区。
南乐以为夏蓁蓁肯定又会买一堆川菜吃,她就特意买了杯豆浆准备给夏蓁蓁解辣,也准备用这杯豆浆顺便缓解下两个人尴尬的关系。
结果看到夏蓁蓁把餐盘放到桌子上的时候,她险些惊掉下巴:“你就吃这些?”
夏蓁蓁平静地喝了一口汤:“要养生。”
“你养生?”南乐眼中的惊愕都快砸到夏蓁蓁的餐盘里了。
“嗯。”吃了一口清炒西兰花,夏蓁蓁不自觉地皱了下眉——比陆唯炒的还是差点……
这时,周信也买完饭菜走了过来,餐盘上最大的一格里,堆着满满的辣子鸡丁。
一个月没吃辣食的夏蓁蓁手都颤抖了。
也不知道周信是不是故意的,那堆辣子鸡丁正对着夏蓁蓁的方向,他还向她的方向推了推餐盘。夏蓁蓁的视线又颤抖了一下,把筷子狠狠地戳进自己的餐盘里。周信看了她一眼,夹了最大的一块辣子鸡,向她的餐盘里送去。
就在此时,一小盘宫保鸡丁突然出现在夏蓁蓁面前。
夏蓁蓁一愣,抬起头来,只见陆唯跟他们班的几个男生正好经过。
不过陆唯并没有看她,视线一直看着前面,安静地听着同学们说话,仿佛那盘宫保鸡丁并不是他放在那儿的。
樊鸣是这四个人里最先有反应的,一边往南乐盘子里夹着菜,一边小声开口:“太男人了,比不了,比不了。乐乐你别就这么看上他了哈!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基础呢。”
南乐看了一眼陆唯,又看了一眼夏蓁蓁,随后不知道怎么想的,又看了一眼周信。
周信还是把那块辣子鸡放到了夏蓁蓁的盘子里。
陆唯最终在距离夏蓁蓁两张桌子的位置坐了下来,正对着夏蓁蓁的方向,不过依旧没有看她。
一瞬间夏蓁蓁都恍惚了,是不是那盘宫保鸡丁真的不是陆唯给的……
一边寻思,夏蓁蓁一边吃着那盘宫保鸡丁——虽然没有辣,但是酸甜口味还是棒棒的。
不知道什么原因,四个人十分默契地都没谈这盘宫保鸡丁的来历,只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自己吃自己的。
最后还是南乐先打破了安静:“蓁蓁,你学文学理啊?”
夏蓁蓁头都没抬:“学理。”
南乐噘了噘嘴,有些不开心:“我妈让我学文。”
夏蓁蓁点头:“学文确实很适合你。”
南乐的嘴噘得更高了:“我不喜欢背东西。”
夏蓁蓁一顿,放下了筷子:“那化学元素周期表你就愿意背了吗?”
南乐抿了抿唇,突然挺直了脖子:“至少我知道水的方程式是H2O!”
“氯化钠呢?”夏蓁蓁又问了一句,“这个是初中学的。”
“呃……氯……氯化钠……Na……”南乐“Na”了半天,后来在樊鸣的提示下才大声地说出来,“NaCl!”
夏蓁蓁的视线立刻轻飘飘地落到樊鸣身上。樊鸣一个瑟缩,赶紧又做了一遍把嘴巴拉上拉链的手势,示意自己不会说了。
“估计我说高锰酸钾与过氧化氢制氧的方程式你可能都听不懂。”夏蓁蓁侧过身,平静地看着南乐,“乐乐,你真的不适合理科,阿姨对你的了解很准确,你适合文科。”
南乐的嘴角都快搭到脖子上了:“你在说我笨。”
“不,这跟笨不笨没关系。”夏蓁蓁摇头,“我们一起看的小说隔了很久你还记得小说的剧情和男女主人公的名字,而我什么都不记得。这就说明你对文字很敏感,如果你学文科的话,一定比我学文科要优秀得多。”
南乐立刻由悲转喜:“真的吗?!”
“当然!”夏蓁蓁的语气斩钉截铁。
“行吧!那我就去学文科!总不能一直被你甩得远远的!”南乐美滋滋地说道。
夏蓁蓁点点头,拿起筷子继续吃。
南乐抬眼就能看到不远处的陆唯,随后侧过头小声跟夏蓁蓁说:“陆状元肯定也得学理,以后你还想保证第一名就比以前难了,上学期期末考试你不是才比他高一分吗?”
——实际上是他比我高一分。
夏蓁蓁在心底默默地想着,而后看着盘子中的宫保鸡丁都没了胃口。
戳了几下可怜的宫保鸡丁,夏蓁蓁开玩笑说道:“陆唯要是学文就好了。”
周信看了夏蓁蓁一眼,没说话。
临近期末考试,空气中除了要抓紧复习的紧迫感之外,就是选文选理的纠结感。
夏蓁蓁丝毫不会受这样的小事影响,白天学习,晚上复习,每周三周五周日晚上雷打不动地去打游戏。
最近她经常能看到宋扬,陆唯倒是很少见,唯一一次见到陆唯,又出了点小事。
那天到网吧后,她依然只看到宋扬一个人,跟宋扬打了几局游戏才看到陆唯姗姗来迟。
令夏蓁蓁感到奇怪的是,陆唯没跟宋扬打招呼,宋扬也像没看到陆唯一样,两个人中间隔着夏蓁蓁,空气都凝重得略显扭曲。
夏蓁蓁一边带这两个手残打游戏,一边琢磨着这个氛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在夏蓁蓁觉得这两个人是不是会沉默到死的时候,眼角突然扫到网吧门外有两个熟悉的身影。宋扬的反应更快,退出游戏,下机,直接走人,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那两个人刚推开网吧大门的时候,宋扬已经跑到网吧后门了。
一看到宋扬的反应,夏蓁蓁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那两个人就是年级主任和副主任。
夏蓁蓁立刻起身准备走,结果被陆唯直接拉住了。
夏蓁蓁一脸不解。
陆唯十分镇定:“我们没穿校服,没事,那两个主任也不是高一的,不一定认识我们,镇定点。”
几乎陆唯的话音刚落,一个主任就抓起了一个穿着运动服的男生:“我见过你!向阳高中的吧!”
男生结结巴巴地开口:“不……不是……”
“什么不是!我看你就是!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年级主任,记人记得准得很!给我老实交代!哪班的?”一个主任直接揪住那男生的后衣领,“上学期间不好好学习!晚上出来上网!你对得起你父母吗?!”
“哎哎,主任,主任,我就来这一次,您就放过我吧,真的!我真是第一次来!”男生双手合十,可怜巴巴地祈求道。
“我信你的鬼话!我抓到的每个学生都这么说!”主任用力将男生扯了出来,“你在旁边等着,准备写一千字的检查!”说完,主任的视线就向网吧里面探去。
夏蓁蓁立刻趴在桌子上,侧过头看向陆唯,小声地开口:“普通学生都认出来了,咱们两个状元能认不出来吗?”
陆唯的视线微微向下,随后问了句:“那咱俩现在跑?”
夏蓁蓁的眉毛立刻拧在一起:“那你不早说?刚才我要跑你还不让?”
看着夏蓁蓁又生气了,陆唯立刻向一旁缩了缩:“公共场合,这么暴躁。”
“我暴躁?我……”夏蓁蓁一直觉得自己算是很能控制住自己脾气的类型,但是好像几次动怒都是因为陆唯,他总是很轻易就能抓到她的怒点,不过眼看主任越来越近,她实在不能再跟他发火,只能压低了声音又问了一遍,“能认不出来我们吗?”
“应该能吧。”陆唯说道。
夏蓁蓁:“……”我要冷静,杀人犯法。
看着两个主任走来的方向,陆唯突然来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我好像……有点胃痛。”
夏蓁蓁:“……”
就这么一间网吧,两个主任已经抓到四名向阳高中的学生,大主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就在他们快走到游戏区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很眼熟的女生扶着一个始终垂着头按着腹部的男生走了过来。
“你……”大主任刚刚开口,那个女孩就迅速打断了他的话。
“您是向阳高中的老师对吧,老师您好,我是向阳高中高一的学生,我叫夏蓁蓁,这是高一一班陆唯,刚刚我们两个自习完回家,他突然就胃痛得走不动路,我在窗外看到您觉得眼熟,想着是不是我们学校的老师,能不能帮帮他……”夏蓁蓁这一段话语速极快,显得格外着急。
大主任显然是见过各种伎俩的,此时此刻看着这两个人的模样,对他们很是怀疑。副主任适时地在他身后说了一句:“这两个孩子我知道,是去年中考思南区和思北区的状元,优秀着呢。”
一听是好学生,大主任的表情立刻阴转晴,赶紧扶住陆唯:“没事吧孩子。”
陆唯摇摇头,没说话。
夏蓁蓁眨了眨眼睛,补了一句:“他之前就说他有胃病,回家吃点药就好了。”
主任点点头,又看向陆唯:“那老师送你回家吧,好好休息一下,实在不行明天就在家养一天,我替你跟班主任请假。”
陆唯点点头,依旧没吭声。
夏蓁蓁又补了一句:“那老师麻烦您了,我就先回家了,天晚了,父母会担心。”
主任点头如捣蒜:“好好,快回去吧。放心,老师肯定把他送回家。”
“那谢谢老师。”说完,夏蓁蓁把手放在陆唯的肩膀上,“那陆唯,我先走了?”
陆唯伸出手安抚性地拍了拍夏蓁蓁的手背,又轻轻地握了一下,终于开了口:“别担心。”
大概知道陆唯说的别担心是什么意思,夏蓁蓁“嗯”了一声,从后门走了出去,只不过走了几步,又转过头,看了一眼网吧里面。
主任还关切地跟陆唯说着什么,而陆唯,正抬着头,静静地看着她。
夏蓁蓁突然就觉得心底猛地一突,随后立刻转过头,逃似的离开了原地。
宋扬还在那个电线杆旁边站着,看到夏蓁蓁一个人出来之后,立刻向她周围看去,看了半天没看到其他人影,宋扬才忍不住开口:“你把陆唯卖了?”
夏蓁蓁:“……他能值几个钱?”——能不能卖出去还两说。
“那怎么回事?你嫌他跑得慢把他扔了?不能啊,他脚好了呀!”宋扬还在琢磨着。
夏蓁蓁只能把来龙去脉跟宋扬说了一番:“……所以放心吧,他没事,一会儿年级主任就把他送回家了。”
宋扬轻轻呼出一口气:“好,我知道了,你回家吧,我去看一眼。”说完宋扬迈开腿就向网吧走去。
看着宋扬的背影,夏蓁蓁突然开口:“宋老师,你跟陆唯闹什么矛盾了吗?”
一听夏蓁蓁的话,宋扬立刻气不打一处来:“唉,别提了,陆唯那死孩子突然说自己要学文科,怎么劝他都不听,差点把我气死。”
夏蓁蓁一愣。
班长收好同学们的志愿书之后,原本是准备直接给班主任送过去的,夏蓁蓁想了想,便问班长可不可以由她来送,正好她还有事想跟班主任说说。
班长寻思自己不用跑腿也挺好的,便把志愿书都交给了夏蓁蓁。
一、二、三、四班的班主任都在一个办公室,夏蓁蓁去给班主任送志愿书的时候,一班班主任也在,正拿着一张志愿书十分头疼地跟夏蓁蓁的班主任说话。
夏蓁蓁放下志愿书的时候顺便看了一眼一班班主任手里的志愿书——陆唯,文科。
一班班主任愁眉苦脸地说道:“你说怎么办啊,数学奥赛能打进决赛圈的孩子,怎么能学文呢?之前我问,他还说学理呢,等到交志愿书的时候突然就说要学文了,我问了半天原因,他只说想学文而已,没什么理由。”
夏蓁蓁的班主任点点头,随后跟一班班主任说了句“等下说”,然后转向夏蓁蓁:“怎么是你来送志愿书?有事找我吗蓁蓁?”
“没什么事……”
话音未落,一班班主任突然像看到救星一样突然拉住夏蓁蓁的手:“蓁蓁啊,你跟陆唯的关系是不是挺好的啊?能不能替老师劝劝他别学文啊……老师并不是说学文没有学理的有出息,而是陆唯本来就是应该学理的人,别埋没了他呀。”
虽然不知道这位班主任怎么会认为她跟陆唯关系好,但是班主任说得对,陆唯本来就是应该学理科的人,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和对社会未来发展的期望,她还是应该鼓励陆唯去学理的。
于是她接过了那张志愿书:“我试试吧。”
夏蓁蓁没有陆唯的勇气,能直接站在他们班门口叫他出来,而是在一班门外徘徊了半天,想着能偶遇是最好的。
在她的耐心消耗完之前,陆唯终于走出了班级:“找我?”
夏蓁蓁把志愿书递过去:“学文?”
陆唯点头:“上面不是写着吗?”
“你们班主任让我来劝你学理,我也觉得你更适合学理,不适合学文。”夏蓁蓁本来就不擅长劝说别人,此时此刻也只会说陆唯班主任跟她说的话。
陆唯嘴唇微微一勾:“我不适合合学文?那你适合?”
夏蓁蓁眉头一皱——天天背历史都快被烦死了……
一看夏蓁蓁的表情,陆唯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继续说道:“其实凡事没有适合不适合,只有想不想,你想学理,我想学文,就这么简单。”
“可是……”夏蓁蓁还想说点什么。
“有什么可是的?”陆唯十分干脆地打断,“我学文学理都是我自己的决定,而且对我的未来也不会有丝毫影响。你就不用担心了,好好学习,然后选个好学校,不然我还要为了当初说要跟你读同一所大学的承诺故意少考几分。”
这一句话把夏蓁蓁噎了个半死,脸也冷了下来:“放心吧,要是实在考不上我要读的学校,我也不勉强你。”
陆唯弯了弯嘴角:“夏状元,别丢了第一啊!”
“你也是。”夏蓁蓁面无表情地回复。
高二分了文理,高二一班是理科重点班,高二六班是文科重点班。
夏蓁蓁以理科总分第一的成绩进了一班,陆唯以文科总分第一的成绩进了六班。
文科班在三楼,理科班在二楼。
宋扬是一班班主任,夏蓁蓁高一的班主任王老师做了六班的班主任。
南乐十分命好地以六班最后一名的成绩跨进六班的大门,周信以理科第二名的成绩也进了一班。
最让夏蓁蓁吃惊的是樊鸣,她以为樊鸣肯定会跟着南乐学文的,结果万万没想到樊鸣竟然学了理科,而且跟南乐一样十分命好地以一班最后一名的成绩进了一班。
要知道就算是一班的最后一名,那在整个年级也是前五十的。
看到樊鸣的时候,夏蓁蓁就忍不住在心里“啧啧”感叹道:真是人不可貌相……
宋扬采用的是散养型教学,大家想坐在哪儿就坐在哪儿,想挨着谁就挨着谁。作为理科班的前两名且没什么朋友的夏蓁蓁和周信,很自然地坐到了一桌。樊鸣则坐在夏蓁蓁的左侧,笑眯眯地打着招呼:“未来两年请多指教啊夏状元。”
夏蓁蓁微笑了下:“只要你正常点,一切好说。”
樊鸣弯了弯眼睛:“放心,只要乐乐不在,我也一切好说。”
开学的第一堂课就是数学课,宋扬讲完课之后将教案放在桌子上,开了口:“还有五分钟下课,我来跟大家说点课外话题。”
本着自己对宋扬的了解,估计等下堂课上课铃响了,宋扬也不一定能说完,夏蓁蓁就及时地翻开了物理书,表面认真听讲,实际上开始预习了。
樊鸣看到她的状态后十分配合地拿出了书桌里的《天龙八部》。
“高二就跟高一不一样了,你们现在就等同于走到了人生的一个小小的分岔口,是时候要比之前更努力了。你们能走进这个班级,就证明你们要比其他同学强,但是也没强多少,我也见过进了尖子班,结果高二结束就被甩出去的,所以你们也不要有什么优越感,努力才是正事,天才都是1%的天赋加99%的努力的。当然,不要跟夏蓁蓁学……就说你呢樊鸣!我还没见过谁看课本看得这么开心呢!一会儿把书给我送上来。”突然被点到名的夏蓁蓁镇定地合上物理书,而樊鸣则拿出一本快翻烂的漫画准备顶替《天龙八部》一会儿给宋扬送过去。
看到两个人都给了反应,宋扬才继续说道:“好了,身为班主任,我已经把校长交代需要说的话都说完了,下面,我要说自己要说的话了,你们听一听就行。”
将教案一本一本地合上之后又摞在一起,宋扬沉默了一下,开了口:“努力学习确实是你们这个阶段最应该做的事,但是凡事不要超过自己的极限,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学习的同时要保证自己一日三餐营养均衡,个别小女生为了减肥这不吃那不吃的,简直是作死呢。还有,熬夜学习固然重要,但是还在长身体的阶段最起码每天要保证七个小时的睡眠。而且我相信,只要你们上课认真听讲,充分利用自习时间,就算加上课程预习,晚上十点之前也肯定可以休息了。所以,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才是对的。”
正巧,话音刚落的时候,下课的铃声也响了,相比于走廊里突然的嘈杂,一班教室里格外安静,而且持续安静。
突然,樊鸣“啪啪”地鼓起掌来,朗声道:“这还不鼓掌?想什么呢?哪个老师会让你们量力而行啊!不都是天天叮嘱你们学到死吗?”
有了起头的,学生们也陆续地鼓起掌来,最后全班掌声雷动。
宋扬立刻飘飘然了,双手举起来向下压了压:“安静啊!都安静!我有才的地方多着呢,你们要是每次都鼓掌,那我估计你们手也不用要了。行了,我也不耽误你们时间了,要去厕所的抓紧去,没什么事就趴桌子上睡一觉,别乱跑。好,下课!樊鸣把你的《天龙八部》给我交上来。”
在同学们的哄笑声中,樊鸣只能苦着脸心不甘情不愿地把书拿过去,一边拿一边说:“这人眼睛怎么这么尖……”
夏蓁蓁在旁边笑:“没事,我家也有一本,明天我给你带来。”
宋扬适时地接了一句:“夏蓁蓁,明天把你家那本也给我交上来。”
夏蓁蓁:“……耳朵确实挺尖。”
高二的学习状态对于夏蓁蓁来说再幸福不过了,没有天天需要背的政治、历史、地理,每天只要写写算算,真是太令人开心了。
不过每次做到很难的数学题时,她还是会想到陆唯,想面对着各种公式、定律、方程式都从容无比的陆唯又是怎么面对那些枯燥的文字的。
可是想到分班前陆唯那句“夏状元,别丢了第一名”的话,夏蓁蓁又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周一按照惯例就是升旗仪式,教导主任训话。
以前夏蓁蓁跟陆唯是隔壁班,站队时都能看到他,这次中间隔了五个班,不特意去找还真是不太容易看到。
倒是站在她身边的樊鸣小声地对她说:“夏状元,我看到陆唯了。”
夏蓁蓁一脸审视的模样:“你一个男生看什么男生?”
“不是我想看他啊!是我们家乐乐就站在他身边啊,我顺便就看到了!”樊鸣踮着脚向后看着,“文科班女生真多啊……”
“不怕我跟南乐告状?”夏蓁蓁问道。
樊鸣一笑:“夏状元还是惦记惦记自己吧。”
“我怎么了?”夏蓁蓁反问。
“你看那边,我们家乐乐前面的那个女生,当初我们班的班花,林小纤。”樊鸣指了指。
夏蓁蓁顺着樊鸣的指尖侧过头去,首先看到的就是陆唯,看起来好像很认真地在听教导主任训话。他旁边是一脸仇恨的南乐,正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人。而南乐前面的女孩,是个头发长、皮肤白、眼睛大的女孩,脸有些红,一直抿着嘴唇,不知道在笑什么,很害羞的样子。
“是挺好看的。”夏蓁蓁回了一句。
“我们家乐乐昨天放学的时候跟我说了,那个林小纤,喜欢陆唯。”樊鸣一脸八卦地说道。
夏蓁蓁的视线立刻落在樊鸣脸上,而后不感兴趣地转过视线。
“哎夏状元!听到这么个八卦,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啊!”樊鸣追问,“我当时知道的时候可是吓一跳呢!”
“呵,女生喜欢陆唯不是很正常吗?”夏蓁蓁嗤笑了下,“如果你说那个班花喜欢你,我可能会吓一跳。”
樊鸣:“……你这样会失去我们的友谊你知道吗?”
“我一直觉得只有你不说话,我们才有那么一丁点的友谊。”夏蓁蓁轻描淡写地开口。
樊鸣被噎得忍不住翻白眼,后来想想还是不能跟她一般见识,便继续说正事:“关键是她可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夏状元你就不担心……”
话还没说话,夏蓁蓁突然抬手:“等下,你先别说话!”
樊鸣立刻听话地闭了嘴。
夏蓁蓁的手还保持着半抬的高度,似乎在认真听着什么。
樊鸣也终于把注意力放到了教导主任身上。
阳光下教导主任的秃头泛着油腻的光芒,手里拿着麦克风,义愤填膺地说道:“……竟然在上课时间逃课去网吧!太不像话了!我带了这么多届学生,你们这三届是最差的!从现在起,只要是在周一到周五,无论什么时间,只要被我发现在网吧里上网,一律记大过处理!留存档案!让这污点跟你们一辈子!”
学生之间立刻窃窃私语起来。
“说说说!说什么说!老师在上面说,你们在下面说!我看看谁还说个没完!就请你上来说!”教导主任大声说道。
操场终于安静下来。
“不像话……”教导主任哼了一声,继续说教。
后面说了什么夏蓁蓁就没注意听了,满脑子都是教导主任的那句“一律记大过处理”。只不过去上个网而已,哪用得着动这么大的干戈?
如果让她爸妈知道了,还能让她去上网?那她还能打游戏吗?
一瞬间夏蓁蓁脑子里闪过无数个念头,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转过头看了陆唯一眼。陆唯没有看她,还是那副认真听讲的模样。
没上网的第一个星期,夏蓁蓁的额头上就冒出一个硕大的青春痘,红得亮眼,一摸生疼。
以前也有一两个星期没去打游戏的时候,不过那时候夏蓁蓁是主观不去玩,跟现在完全不一样,现在是想玩不能玩。
于是夏蓁蓁上了一股无名火。
相比于觉得自己女儿终于进入青春期,而因此长了青春痘备感欣慰的粗线条夏爸爸,夏妈妈倒是有了担心。
“老夏,女儿这周情绪一直不高,而且都没去网吧。”夏妈妈一边给夏蓁蓁切水果一边开口,“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这有什么……”夏爸爸翻了一页报纸,“想开了,长大了呗。”
夏妈妈立刻瞪了夏爸爸一眼:“你都这岁数了还没长大,还说蓁蓁长大了?”
夏爸爸抖了抖报纸,没说话。
夏妈妈还是很担心:“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小孩子能出什么事?蓁蓁成绩这么好,老师都喜欢她,而且她这个性格,也不会惹到同学的。”夏爸爸一边说,一边拿起牙签偷了一块苹果塞进嘴里。
“也是,她身边就一个南乐,别的朋友都没……”夏妈妈还没说完,手上动作一顿,水果刀直接划上了手指。
夏爸爸吓了一跳:“哎你看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等下,我给你找个创可贴……”说着夏爸爸就起身准备找东西。
“老夏你等下!”夏妈妈突然叫住夏爸爸,声音大得连房间里写作业的夏蓁蓁都出来了。
“怎么了突然?不是大晚上的要吵架吧?”夏蓁蓁一脸问号,“不怕影响邻居休息?”
“啊,没事,我这不小心割了手,吓一跳才喊的你爸爸。你回去学习吧,没事,没事哈!”夏妈妈赶紧把水果端过去,顺便把夏蓁蓁塞回房间里,“没事哈。”
关了房门又偷听一下,夏妈妈才任由夏爸爸给她贴上创可贴,然后把他拉到沙发上,故意调大电视的音量,偷偷摸摸地小声说道:“女儿不是早恋了吧……”
夏爸爸一惊,刚要开口就被夏妈妈捂住了嘴:“你先别说话,我只是猜测!”
夏爸爸:“呜呜呜呜呜呜!”——早恋绝对不行!
“你先别这么激动,我就是猜测而已,毕竟都高二了,这个年龄段有点情感小波动也正常,咱们不能反应太强烈,不然容易起反作用……咱们这几天先观察观察,如果觉得实在有问题,那就等我哪天试探试探。”夏妈妈说道。
在食堂遇到南乐的时候,夏蓁蓁发现南乐的额头上跟她起了个同款青春痘,红得亮眼,看她的表情好像也是一摸生疼。
樊鸣正在她旁边嘘寒问暖。
夏蓁蓁看着南乐的青春痘开口:“你这是青春期了?”
“小仙女是不会有青春期的你不知道吗?”南乐反驳,“我只是因为点事上火了而已。”
“呦!还有能让我们南乐南大小姐上火的事呢!”夏蓁蓁笑道。
“你不也是?”南乐翻个白眼。
“我这是因为不能再去网吧难受的,你这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那个林小纤!”南乐一提到这个名字就一脸的愤愤不平。
“林小纤……林小纤……”夏蓁蓁重复了两遍,“这名字怎么这么熟啊,好像在哪听过。”
“我们那个班花,就那个头发挺长的那个。”樊鸣适时地在旁边补充道,“我上次跟你说过,喜欢陆唯的那个。”
“哦哦,她怎么惹到你了?”夏蓁蓁咬着筷子想了想,“她那个体格不像是能打过你的样子啊!”
“夏蓁蓁!”
“好好好,不逗你了,你说吧,怎么了?”
南乐气得放下筷子:“你说男生怎么就这么蠢呢?那林小纤那么做作、那么假,他们怎么就分不清?你说真的存在连矿泉水都拧不开的女生吗?那瓶子随便一用力就能拧开,她偏偏拧不开,还让陆唯给拧,拧开之后还要一脸羞涩地说谢谢,我真是……”
“有的瓶子确实很紧。”夏蓁蓁说道。
“你……你替谁说话呢!”南乐脸都气白了,“我天天替你看着陆唯,你还替别的小妖精说话!”
“干什么要替我看着……”夏蓁蓁嘟囔了一句,看着南乐好像更生气了赶紧改了口,“哎,我们乐乐可太辛苦了!我请你喝饮料?”
“我不喝!你……”话还没说完,南乐突然住了嘴,眼睛看着夏蓁蓁的背后,脸色都快黑成碳,“还真是阴魂不散。”
夏蓁蓁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只见陆唯端着餐盘远远地走了过来,身边跟着一个长头发的少女,正抬头跟陆唯说着什么。
两个人看着还算登对。
夏蓁蓁心里默默地想着,随后就转过视线继续吃着饭菜。
倒是南乐先看不过去了,突然喊了一声“陆唯”,随后抬起手用力地对他招呼道:“快来!蓁蓁给你留了位子!”
低头吃饭的夏蓁蓁一脸问号:“我什么时候给他留了位子?”
南乐假装没听见,继续用力招呼着。
很快夏蓁蓁就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不过是两个脚步声。
夏蓁蓁兀自低头吃,假装不知道。
看着站在陆唯身边的林小纤,南乐直接开口:“不好意思啊,我们这是四人桌,除了陆唯,没别人能坐的位子。”
林小纤看了一眼夏蓁蓁身边的位子,温柔地对着陆唯笑笑:“那你就坐这儿吃吧,我去旁边,你不用陪我。”
陆唯顿了顿才“嗯”了一声,然后坐在夏蓁蓁的旁边:“好久不见,蓁蓁。”
夏蓁蓁都快把头塞进餐盘里了,也“嗯”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想让陆唯看到她额头上起的那颗青春痘。
南乐听到林小纤那句话险些气晕过去,放下筷子就开始质问:“陆唯你刚才是要陪那个林小纤吃午饭吗?”
“没有,她只是……”话还没说完,陆唯的视线就落到南乐额头上存在感十足的青春痘上,顿了顿才问,“你这是青春期了?”跟夏蓁蓁问的话一模一样。
樊鸣偷笑了一下,结果在南乐的铁拳之下强行憋了回去。
南乐冷冰冰地开口:“有这时间问我,不如问问蓁蓁是不是也青春期了。”
夏蓁蓁立刻握紧了筷子,闭上眼睛暗自说了句“猪队友”。
“怎么了?”陆唯转过头问夏蓁蓁。
夏蓁蓁叹了一口气,认命地对着陆唯抬起头,露出额头上的青春痘:“就是有点上火了,没别的。”
陆唯低头看了一眼她的餐盘,而后“嗯”了一声,没说其他的。
对于四个人里最没存在感的樊鸣来说,文理科两大山脉不说话那也是气场十足,让别人不敢开口。但是因为没人搭话而备感抑郁的南乐,樊鸣只能先开了口:“哎,蓁蓁,你平时去哪儿上网啊?教导主任总去抓学生吗?”
这一句话算是问到点子上了,夏蓁蓁立刻没有食欲地放下筷子:“在我们小区楼下,教导主任倒不是经常去,但有时候也会去看一下,搞得我都不敢去了。”
樊鸣笑道:“完全想不到理科状元竟然是个网瘾少女。”
“其实跟有没有网瘾没有关系,只是上网打游戏是我的一个爱好,就跟你们男生喜欢打篮球是一样的,突然把爱好掐断了,我真是受不了……”餐盘里的饭菜还剩一大半,夏蓁蓁就已经毫无食欲,“忽然觉得对什么都没兴趣了,看书都看不进去……”
“从我初中认识蓁蓁起,她就喜欢打游戏,一直到现在……”南乐说完之后想了下,“还真是,如果不让我看韩剧,我可能对生活都失去兴趣了。”
“别啊乐乐,你还有我呢!怎么就失去兴趣了呢?”
“你?呵呵……”
陆唯只有一开始说了几句话之后一直没有开口,只是在夏蓁蓁准备走的时候,从兜里拿出一盒牛奶递给她。夏蓁蓁十分自然地接过牛奶,对樊鸣开口:“回班级吗?”
“不回,我得先陪乐乐散散步、消消食,不然下午她该吃不下零食了。”樊鸣笑眯眯地开口。
“那我就先走了。”视线扫向陆唯,夏蓁蓁又补了一句,“陆唯再见。”
陆唯放下筷子:“回见。”
不想理会樊鸣的南乐径自对着陆唯开口:“回班级吗?”
陆唯摇头:“不回,我去宋老师那儿,有点事要跟他商量。”
在教导主任的高压之下,学生们确实没有逃课乱跑的现象了,但是紧接着教导主任还以保护学生人身安全为由取消了高二年级的一场秋游和羽毛球赛,学生们终于发出了抗议,几个班级甚至搞出了联名上书拒绝暴政的学生运动。
身为重点班的一班和六班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但实际上暗潮汹涌,一张写着“我们需要放松!学校需要改变!”的字条一天之内传遍了整个班级,最终传到了在后门偷窥的教导主任手里。
虽然教导主任表面上还对学生们训话“不要以为你们是优等生,我就会放过你们”,结果过后还是召集几个闹事闹得最凶的班级的班主任商量这件事该怎么办。
教导主任看样子很头疼:“现在的孩子啊,怎么就不能理解我的一片良苦用心呢!他们觉得秋游好玩,怎么就不想想这么多的学生,老师们怎么能看得住?万一一不小心出事了怎么办?高二这么重要,他们怎么天天就想着玩!”
其中一个班主任开口:“十六七岁的孩子,不可能天天想着学习的,再好的孩子也不可能。”
“可是这个阶段就是这样的呀!学生们自控能力差,就得需要老师帮着控制!这很正常!这就是我们身为教师的职责!”教导主任义愤填膺地说道。
班主任们面面相觑,没说话。
“宋扬!你来说说!这字条,就是你们班学生写的!”
宋扬还躲在一众老师身后玩着手游,突然被点了名,赶紧收了手机:“我觉得主任做得对。”
“你也觉得我取消秋游和羽毛球赛是对的?”得到认可的教导主任立刻扬眉吐气,“我就说嘛!老师的义务就是约束学生!”
宋扬应了几声,又补了一句:“但是学生们说的也有道理,本来学习压力就重,他们也需要放松的渠道,我们除了约束他们以外,还要做的就是为他们提供发泄的途径,不然把孩子们都憋坏了。”
“可是搞体育活动受伤了怎么办?”教导主任问。
“那就别搞体育活动呗。”宋扬轻描淡写地开口,“孩子们都让你憋得不敢去上网,咱们就组织个游戏比赛,就在咱学校的计算机教室里,在教室里总不会有人受伤吧。”
“嗯……听着倒是可行,但是吧……”教导主任总觉得不太对劲,“要是跟大家说举办个游戏比赛,那学生们肯定心更活了啊,天天想着法子去上网,不然怎么赢比赛?所以仔细推敲一下好像还是不行。”
“那就更直接点,跟学习成绩挂钩呗,正好还有一个月就期中考试了,把平均成绩提高到一个什么程度,就给他们这次机会,正好一尸两命!哦不是,一箭双雕!”宋扬说完一拍手,“哎,我这个想法太有创意了,主任你考虑考虑。”
六班班主任王老师适时地开口:“其实相比于其他室外活动,这个算是挺好的一个选择了。”
几个老师互相看了一眼,都没说话。
教导主任思考了一下,而后终于妥协:“那行吧,如果期中考试文理班的平均成绩能整体提高十分,我就同意举办这个比赛。”
宋扬微微挑眉,随后看了一眼始终在办公室外来回走动的陆唯,偷偷竖了一下大拇指。
搞定。

其他章节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