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玩物本分by顾止完结版阅读

2020-12-30 17:28白龙文学

《玩物本分》真的是一本很好看的小说,人物刻画的很生动,性格鲜明,值得一看。
玩物本分 连载中

玩物本分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顾止

主角:顾止商亦纣

来源:书耽

小说详情 下载阅读

简介

玩物本分讲述了顾止商亦纣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赵淑仪很温柔,实打实的温柔,顾止从没见过她脸上出现过愤怒。他小时候闹脾气,把赵淑仪辛苦绣了半年的十字绣泼了半瓶墨,照别人家亲生父母的养法,早该拎起棍棒教他做人了。可赵淑仪没有,她把小顾止圈在怀里,拿布一

玩物本分第57章    

赵淑仪很温柔,实打实的温柔,顾止从没见过她脸上出现过愤怒。
他小时候闹脾气,把赵淑仪辛苦绣了半年的十字绣泼了半瓶墨,照别人家亲生父母的养法,早该拎起棍棒教他做人了。
可赵淑仪没有,她把小顾止圈在怀里,拿布一根一根的擦干净了小顾止的手,温声细语地问他:“我最近是不是那里让我们糯糯不高兴了?”
小顾止撅着嘴,窝在赵淑仪面前,低头玩手指,一句话不跟赵淑仪说。
赵淑仪揉着小顾止的脑袋,特别认真地同他说:“妈妈也会犯错,但妈妈有时候会很笨,不知道错在那了,糯糯如果一直不告诉妈妈,妈妈就会一直犯错了。”
小顾止的眼睛唰地红了一圈,他揪住赵淑仪的衣服,眼泪顺着鼻子糊了满脸,“…你跟弟弟买糖吃,不、不给我买,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小顾止擤着鼻子,似乎觉得因为这个原因闹脾气,显得特别丢脸,又不甘示弱般的吼了一句,“你不喜欢我,我也不要喜欢你了!”
孩子是脆弱的,心灵更为敏感,何况小顾止不是赵淑仪的亲生孩子,他更加害怕赵淑仪不喜欢他,所以他只能事事去看一个公平。
只要赵宣予有的,赵淑仪也会给他,他就安心了。
赵淑仪知道了原因,既没恼,也没笑他,换作平常的父母,一定会说这孩子心眼真小。
但赵淑仪却松开了顾止,弯腰同小顾止对视:“对不起,是妈妈没考虑到糯糯的心情,但是糯糯长蛀牙了,不能吃糖了,等小蛀牙没了,我再买给糯糯吃,好不好?”
小顾止抽着泣,别扭了半天。才回了个好字。
赵淑仪又道:“但是你把妈妈辛辛苦苦绣好的东西弄脏了,你该怎么办啊?”
小顾止立马红着眼道歉:“对不起,妈妈。”
赵淑仪没接受他这个道歉,要他想别的法子,不然她也会生气。
小顾止愣了好一会,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赵淑仪笑了笑,指向卫生间。
小顾止心神领会,抱起十字绣,冲进卫生间,洗起十字绣,虽然最后,十字绣还是毁了。
过往种种,如在眼前。
这么温柔的一个人,怎么会杀人呢?
顾止崩溃了,他甚至觉得是赵宣予在骗他。
他不在乎顾强的死活,可他不能失去赵淑仪,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对他好的人了。
徐妻在楼底打电话,突然一个衣冠不整的男人,光脚从酒店里冲了出来,差点撞上他。
他没看清楚人,正想让男人小心点,一堆蹲点的娱记冒了出来,团团围住男人。
“滚开——”羽。希。椟。佳。
“滚开——”
撕心裂肺的吼叫在黑夜里响彻。
“顾哥——”徐妻这才认出来是顾止,他吓了一跳,连忙冲进人群想要把顾止救出来,可人满为患,他连根手都插不进去。
娱记七嘴八舌的问着话,像是嗡嗡乱响的苍蝇,烦人至极。
顾止听不见,他只想着冲出去,像是走进死胡同的饿狼,不断拿头去撞墙,那怕血肉模糊了也不停下来。
闪光灯照得顾止眼睛生疼,眼泪不知道是被刺激,还是内心的绝望,流了满面。
他出不去,每个人都围住他,如同恶鬼趴附在活人身上吸食鲜血,不把人吸干了绝不停下来。
突然,人潮裂开了一条缝,逐渐扩大,变得一人宽,七八个保镖涌了进来,把顾止和娱记隔开。
顾止猛地想冲进去,却被人拦腰抱住,他对人拳打脚踢,但那人仍把他抱得死死的。
“没事了,”那人温柔地安抚地拍着顾止的后背,岂图让他平息下来。
如果疯狂是一种特殊的防御机制,那商亦纣一定是顾止的破防。
顾止渐渐醒过神,如同河里漂流的浮萍,终于停留靠岸了,紧紧攥住商亦纣的胳膊,“…我要回新安。”
他顾不上别的了,他现在心里只有回新安这一个念头。
商亦纣应了声好,目光落到顾止的双脚,一路没穿鞋子,脚底和边缘被不知道被什么划破了,鲜血直流,鲜艳得颜色直往商亦纣眼睛里扎,他看着不舒服极了。
他朝身边的助理道,“去拿双鞋子来。”顾止攥住他的手用劲了,勒得他有点疼,“很急?”
顾止在脑子里想了无数个方法,飞机没有直达新安的,打车他没带手机,商亦纣如果一走,娱记指不定又要围住他,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商亦纣身上,“可、可不可以快点,对不起,我又麻烦你了,油费车费我出双倍,求求你了。”
商亦纣叹了口气,弯腰抱起顾止,往车里走,扔下了一句,“不用去拿了,别让记者跟上来。”
“去新安。”商亦纣把人放到后座,跟着一道坐了进去。
他余光瞟向顾止,顾止全身在发抖,脸色惨白如纸,眼神飘忽不定,心神根本不知道飞那去了。
商亦纣没去问顾止发生了什么,他知道以顾止现在的状态,什么也问不出来。
何况回新安,估计又是顾止的父亲犯浑了,商亦纣没放心上,他处理完徐郁秋的事情,从霜城飞回来,连着一天一夜没闭眼了,现下颇觉疲惫。
等到新安时,已经凌晨四点了。
破旧不堪的小区透露着腐朽,顾止形同走尸,踉跄地走在昏暗的巷道上,临近楼底大门时,一滩液体遗留在门口,这滩液体正上方,是他家的阳台。
不过顾止没在意,他的思绪已经让他没办法去注意这些了。
他往楼上走,直到看见一道锈迹斑斑的铁门,他才停下步伐。
以前回来时,他只需敲三下铁门,赵淑仪便会过来开门。
可他今天连敲都不需要,大门敞开,腥臭的血腥味灌得整个楼道都是。
黑暗中,顾止看见一个人坐在血泊中。
“哥,”血泊中的人听见响动,头也没抬,嘶哑着道:“我没妈妈了。”

其他章节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最新小说